第一章 假一罚十

|

  开了整整一夜的长途汽车终于到站了。

  上海。

  罗成睡眼惺忪地背着双肩包下了车。

  从玄虚道观走到县城,没有火车,更没有机场,只能坐长途汽车。

  罗成虽然只有二十四岁,但已经有六年的烟龄。

  一家像模像样的名烟名酒店呈现在眼前。

  “小姑娘,买包玉溪。”罗成说着把手中的钱递了过去。

  营业员小姐一只手收钱给烟,一只手继续在嗑瓜子,而眼睛却注视着手机上的视频。

  “烟不会假吧?”

  “假一罚十。”小姑娘不假思索地大声说道。

  罗成当即打开抽了一根,卧槽,还真是假烟,他猛吸了一口后被呛得连着咳嗽了好几声。

  “小姑娘,跟你说过不要给我假烟,这玉溪我抽了多年,真假一口便知。”

  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哪?我们这里都是烟草公司进的货,从来不卖假烟。”小姑娘双眼依然看着手机视频,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
  “真是假烟,你换一包真的给我吧,我不给你们声张出去。”

  “嘿——声张出去?你声张啊!大清老早来了个脑残的!”小姑娘说着抬起了头。

  罗成一看,嗨,长得不赖,整齐的刘海下面一双大大的眼睛。罗成看见漂亮的女孩就会心软,这是他从小就天生的性格。

  “能不能退钱?我不买了。”

  “你拆过包的烟,卖给谁去啊?好了,你拿着烟走吧,不要没事找事。”

  我靠!罗成觉得有点苦逼了,倘若为了这么点小事动肝火,似乎有些不值,算了,初来乍到,譬如是交学费的,换家正规的超市重新买吧。

  想到这里他把假玉溪烟往墙角边一扔,准备走出店门,可是已经晚了,他的这个自以为潇洒的扔烟动作,正好被进门的一个身材魁梧的络腮胡子看见。

  “老板,这个人说我们的烟是假烟。”小姑娘说道。

  “假烟?我们这种店卖假烟?你是来找事的吧?”络腮胡子一脸的怒气。

  “假烟就是假烟,我不要你退钱,自己扔了算我认栽还不行吗?”

  “不行!把你扔掉的烟捡起来拿到外面去!”络腮胡子的气势相当凶悍,很是霸道。

  尼玛——这是演的哪出啊?老虎不发威,当我是病猫?罗成有点来气了,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,师父的教诲在耳边响起:小不忍则乱大谋,你是要做大事的人!

  “快点,捡起烟能滚多远滚多远,不要影响老子做生意。”

  嘿,太狂了吧?罗成本来已经想低调走人的,这时的血有点往上涌了。

  “如果我不捡呢?”

  “那你就是找死!”

  “怎么个死法?”

  “这样的死法——”络腮胡子话音刚落,粗壮的拳头已经贴近了罗成的脸颊。

  罗成一个闪身,一记响亮的耳光拍在了络腮胡子的脸上。这一耳光罗成基本没有用功力,充其量也不到一成的功力。

  但是,络腮胡子的脸上已经是火辣辣的了。他在这里称王称霸惯了,一般的过路客即使买到假烟,往往都因为人生地不熟,鼻子一捏,算你狠,走人。

  今天这个背着双肩包的,肯定也是长途汽车下来的,居然敢于还手?这要传出去,那今后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?

  毫无疑问,络腮胡子魁梧的身躯一下子向罗成扑了过去。

  好,既然卖假货还要如此的嚣张,那在下就让你们收敛收敛!

  罗成不避不让,恰到好处的又给了络腮胡子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
  打架被人扇耳光,那是一种屈辱的事,而且是被看似一个毛头小子、温文尔雅的屁精所扇,络腮胡子的自尊心大受挫伤。

  然而他哪里知道,罗成使出的劲道,却正好是让络腮胡子觉得自己是有对抗能力的,所以他又再一次的扑向罗成。

  其实罗成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他看见了营业员小姑娘正在打电话,不用说,电话的内容必然是调兵遣将,呼叫救兵。

  以罗成的定力,搬来救兵又如何?正好让自己活动活动筋骨,正好让自己从山上下来检验一下以后出手的等级。

  所以这次罗成换了一个套路,飞起一脚,稳稳地拍在了络腮胡子的脸上。也就是说,是用脚狠狠地扇了一个大耳光。

  这一脚让络腮胡子的身体即刻倒在地上,他想努力地爬起来,却显得颤颤巍巍的,他用手指着罗成:

  “你——你......”他大概是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。

  罗成走上前去,在络腮胡子的另一面脸上又是一脚,这一下络腮胡子真的有点晕晕乎乎的了,想站起来几乎已经不可能。

  罗成没有停留,一把抓起络腮胡子的衣领,把他拖到刘海小姑娘的面前,说道:

  “假一罚十,是你们店里的承诺吧?”

  此时的刘海小姑娘已经吓得魂不附体,她张大了嘴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是的,是我们店里的承诺,但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冒犯了先生......”络腮胡子竟然一百八十度的弯转得如此之快,有点出乎罗成的意料,但他心里已经明白了大概。

  “那么好,拿一条正宗的玉溪出来,假一罚十不是嘴上随便说说的。”

  “小丽,拿一条正宗的玉溪出来给他。”络腮胡子的身子被罗成牵制住,但大脑的思路还很清醒,小丽把所谓正宗的玉溪烟拿给罗成以后,他继续说道:“这位先生,这条玉溪肯定是正宗的,不信你可以打开抽。”

  罗成慢条斯理的把整条香烟打开,又慢条斯理的把整包香烟打开,然后点上一支,吞云吐雾地说道:

  “嗯,这才是玉溪的味道,早知现在,何必当初?”

  此时的络腮胡子心中暗喜,他对罗成这种慢条斯理的动作很是得意,因为他完全知道,小丽的电话打出去以后,兄弟们即刻就能到达,到时候就有这个傻-逼好看的了。

  而罗成早已看出来络腮胡子的心思,所以他面带微笑地说道:

  “小丽的电话已经打出去,你的人马上就能赶到,你心中暗喜,不会让我轻易地跑掉,是不是在想这个?放心,我不走,我要让你知道,既然已经是在做不法生意,就应该夹着尾巴做人,不应该如此高调,更不应该如此霸道,这个社会是有公道的。”

  “哪里......”络腮胡子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,“一条正宗的玉溪已经给你,去留随意。”

  “我走了,你这口气如何能够咽得下去?等你的兄弟们来了,让他们享受一下和你一样的待遇,你今后做人就不会无脸面啦,尽管这条烟是假一罚十所得,但我留下来不走,就是回馈给你的礼物。”

  罗成把话说得如此轻松,而络腮胡子心里根本不买帐,除非你有三头六臂,否则,靠你这点拳脚功夫,哼,我的兄弟们不都是吃素的!

  正在这时,罗成从络腮胡子的表情上知道,他通过玻璃门的透视,已经看到了自己人的到来。

  果然,一帮人有七八个,其中两人手里还拿着镀锌自来水管,气势汹汹的架势倒真有点范儿。

  原本颤颤巍巍的络腮胡子,此时一个鲤鱼打滚,来到了刚进门的同伙中。他大声说道:

  “兄弟们,这小子找事,他的拳脚有两下子,我们一起上,先让他趴下再说!”

  “上——”其中一个领头的大喝一声,所有人都一哄而上。

  但是,小丽只看见罗成的身体在人群中旋转了几圈,紧接着就看见一个一个的都倒下了,不仅如此,听见的是哀嚎声一片。

  罗成抖了抖身上的衣服,紧了紧双肩包,拿着一条正宗的玉溪香烟,轻松自如的说道:

  “假一罚十,我取之有道;各位挨打,咎由自取,我还有事,就此别过,拜拜!”

  罗成的身形一闪,早已没有了踪影。

  倒在地上的所有人,还一个没有爬起来。

作者有话说:“新书上传,希望得到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,谢谢!”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